凡图人才咨询网

栏目导航
政策法规栏目

上海开始抢人!留学生落户新政出炉!_重复

发表时间:2023-09-08

落户上海咨询二维码  

  

在疫情解除后的上海,除了注重生产和消费外,也在争抢人才。

  

日前,上海发布最新落户政策,明确规定上海高校及其他地区“双一流”高校/学科应届毕业生满足相应基本条件即可落户.

  

这是继6月初出台留学回国人员落户政策后,上海落户门槛的又一次放宽。

  

2020年以来,上海多次放宽落户。这一次,上海放宽了落户限制,距离上次放宽政策出台不到一个月。如此高的频率,也让户口含量高的上海显露出对人才的渴求。

  

与此同时,长三角另一重要城市杭州,近期也放宽了落户政策。全日制普通高校毕业生及以上,在市区工作并正常缴纳社保的,可在杭州市区落户。

  

长三角一直是人才的高地。在“2022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行榜”中,上海在人才吸引力城市中排名第二,杭州排名第五。

  

这一次,上海和杭州先后降低落户门槛,也被舆论形容为“组团抢人”,引发外界高度关注。

  

“抢人”将成常态

  

6月底,上海市教委等四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做好2022年非上海市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生进沪就业《通知》。

  

通知附件《上海市2022年非上海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生应届应届毕业生户籍分级办法》。上海就业”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明确上海所有高校2022届毕业生可直接落户上海。

  

《办法》内容还显示国家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大学2022级毕业生可直接落户上海;可直接落户上海。

  

另外,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落户条件e下来也得到了放松。上海四所世界一流大学2022级应届毕业生可直接落户上海;上海世界一流学科的应届毕业生,在5个新城市和南北地区重点过渡地区就业,即可落户上海。

  

数据显示,今年上海高校毕业生22.7万人,比去年增加2万人,增量为5年。其中,上海今年毕业的全日制研究生可能接近5万人。有舆论指出,此次落户政策放宽,无疑将吸引大量毕业生留沪发展。

  

相比上海的新落户政策,杭州的政策更加宽松。

  

6月27日,杭州公布了最新的《全日制本科和硕士学位人才安置政策》,明确了普通高等学校全日制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,符合条件的部分——2017年以后录取的研究生,毕业2年内,可以“先安家,后就业”。

  

此外,长三角地区的另一个明星城市苏州也在频频降低人才落户门槛,以弥补高等教育资源的不足。

  

据苏州6月15日消息,苏州人才服务中心今年进一步扩大“人才落户直通车”范围。合作院校已从去年苏州的本科院校扩大到全国高校。已经有21个,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。

  

“人才落户直通车”是苏州与市内外合作高校联合举办的活动。服务。

  

上海、苏州、杭州只是长三角地区GDP排名前三的城市,一直是吸引人才的高地。

  

以杭州为例。去年,杭州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48.3万人,连续11年入选外国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。:2022”在人才吸引城市排名第二,外籍人口常年保持在1000万以上。

  

2021年长三角总常住人口将增加近110万人,吸引力强。因此,这种“群抢人”也引起了很多关注。

  

除了上海、杭州、苏州,合肥近期也出台了多项人才发展政策,成为长三角又一个加入“抢人”行列的城市。

  

赢得年轻人才能赢得城市的未来。业内专家认为,随着经济增长转向创新驱动和产业转型升级,人才竞争已成为必然,高素质人才的竞争将成为我国各城市和区域竞争的常态。未来。

  

“从城市的发展来看,青年友好型城市基本上是可以快速发展的城市。”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宗佳冯说,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,进入了人才带动的发展阶段,需要不断创造条件,吸引更多的人才。

  

“感谢外来人口”

  

上海一直有比较严格的落户政策。此前,在全国多个城市展开“抢夺战”时,上海一直保持着“旁观者”的姿态。这一次,降低落户门槛,加入“抢人”行列,自然备受关注。

  

人口结构变化被认为是上海落户政策不断调整的关键因素。

  

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彭希哲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中国人口增长已经走向零增长甚至负增长,人口大规模增长的趋势正在逐步显现一结束,年轻劳动力的供给就成了比较抢手的资源,上海也面临着这样的挑战。

  

他说,现在上海的老年人口约580万,每年增加20万多,但同时上海每年的出生人数只有10万,“如果有没有新的人口进来,那么上海的人口老龄化就会非常快。”

  

上海市统计局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底,上海市常住人口2489.43万人。其中,户籍常住人口1457.44万人,常住人口1031.99万人。全年常住人口出生11.6万人,死亡13.9万人,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-0.92‰。刚刚过去的2021年,上海仅新增1.07万人。

  

彭希哲估计,上海有近800万人与老年人和老年人服务有关。加上大约200万儿童,非劳动力人口接近1000万。他说,上海要完成“五个中心”(国际经济、金融、贸易、航运和科技创新中心)建设,要充满活力,压力和挑战都很大,“所??以我们看到上海

  

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上海户籍人口出现负增长。“很早就增长了,因为生育率很低,人口相对老龄化。有外国人支持。”

  

上海的情况也出现在长三角其他城市,作为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,整个长三角都面临着人口负增长的压力。[H]

  

近年来,江浙沪常住人口出生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加之老龄化程度加剧,人口自然增长率持续承压。

  

2021年江苏常住人口出生率5.65‰,人口死亡率6.77‰,人口自然增长率-1.12‰。这是江苏年人口自然增长率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
  

浙江统计公报显示,2021年浙江省人口出生率6.90‰,死亡率5.90‰,自然增长率1.00‰。以此推算,2021年浙江人口自然增长约6.5万人。虽然保持正增长,但1.00‰的自然增长率也创下1978年以来的新低。

  

没有人口负增长风险的安徽,也感受到出生率下降的压力.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主任闫跃进表示,在人口出生率下降的背景下,能否吸纳更多的流动人口和高素质人才,成为城市竞争力的重要因素。

  

应对疫情影响也被认为是上海新人口政策的重要原因。

  

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长发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疫情对上海影响很大,4、5月份上海财政收入一落千丈。上海通过适当放开落户政策,一方面希望吸引人才,另一方面也有恢复城市经济的考虑。

  

2022年3月的疫情对上海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。上海市统计局6月17日公布的全市各项经济指标显示,今年前5个月,上海出口、投资、消费等主要经济指标均出现负增长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.

  

在此背景下,上海于5月29日印发了《上海市加快恢复和振兴经济行动方案》,提出“当务之急是全面贯彻中央部署,保企保就业,努力稳定经济基本面”。

  

宗家峰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虽然上海的疫情已经得到控制,但背后也存在一些问题。例如,有些人此时选择离开上海。他认为,上海放宽落户新政,其实是让更多人的“一颗定心丸”。

  

同样,长三角的杭州、苏州等地也受到疫情的困扰。引进人才的新政策自然恢复了。考虑城市经济复苏。

  

要吸引人,也要留住人

  

值得注意的是,全国高校人才流动数据显示,长三角已经落后于珠三角在欢迎外国人才方面。

  

以上海为例,虽然近年来上海出台了很多外籍人才落户改善措施,但仍无法改变外地毕业生难以落户的现状。

  

另一方面,珠三角虽然高等教育资源不如长三角,但一直是吸引外来人才的高地。比如深圳本地没有985高校,但深圳长期以来一直是985高校毕业生就业的前三名。

  

虽然上海近两年多次放宽落户政策,但落户门槛还是比较高的,尤其是面对深圳本科落户“二次审批”。

  

上海为了争夺人才,给清华北大毕业生开了绿灯,毕业后可以直接在上海落户,但结果不尽如人意。

  

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,上海最新落户政策门槛不低。丁长发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二线城市已经大规模放开,有的甚至是零门槛。他说,“如果未来人口老龄化继续加剧,上海肯定会继续降低落户门槛。”

  

对于一个城市来说,吸引人才落户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真正留住人才。彭希哲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各地不断出台人才政策,但这些人才能否在当地生存发展,很大程度上不是人才政策本身能解决的问题。

  

他说上海是人才高地。抢人可能比较容易,但留人却不容易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更重要的是生存发展的环境,以及生活条件,“单凭户口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”。

  

彭希哲说,“人才的引进和使用,引进后能不能留住,能不能用好,是一项综合性的公共政策。留住人才的关键。人才是提供更高水平的公共服务,创造良好的软硬环境。”

  

  

在宗家峰看来,除了硬件条件,开放包容的环境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也很重要。留住人才。“我们应该以更加开放、包容、友好的态度欢迎年轻人。”

 

推荐资讯点击咨询
最新资讯点击咨询
热门资讯点击咨询
相关资讯点击咨询